加入书签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 | 我的书架

金屋小说网 ->科幻·灵异 ->厨仙郝贤简介
听书 - 厨仙郝贤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全书进度
(共章)

第22章 锅包肉(9):宽心面卧果

(快捷键:←)上一章      返回最新章节列表      下一章(快捷键:→)

分享到:
关闭

一对消瘦的男女从另一间房慌忙冲出,紧张地跑进小屋,郝贤则与他们擦身而过走了出来。

他仰头望天,嘴巴微微张开,瞳孔地震,似乎因为刚刚看到的那一幕而心灵受到巨大的创伤,好半晌才在男孩父母的哭骂声中回过神来。

“太监……在原本的历史中,郑新文就是因为得罪了一个太监才不得不离开北京前往哈尔滨的……”

郝贤回过头,看着那一地血迹,终于明白厨经为什么要带自己来这里。

所以,这就是那个将会害郑新文双手被废无法继续做菜,毁掉东北菜传承的奸人——慈禧太后的亲信小德张?

“特么的,是个狼灭啊……”

郝贤感到心悸不已,才十岁出头就敢手动划鸡,长大之后还得了?

他心头不由闪过一抹狠意:

要不,干脆宰了他?

反正小德张将来成为慈溪的走狗也是个大祸害,趁他现在伤“势”很重,毫无反抗之力,用一次性魂穿控制他爹大义灭亲,不就提前除掉会迫害郑新文的奸人了吗?

对于现在的郝贤而言,共同修业学厨十年的郑新文就像他的师兄弟一样,于公于私,他都想要保护好郑新文。

何况小德张本就臭名昭著,有一桩轶事,就是他在大清亡了后卷走大量钱财去天津租界当愚公,花钱娶了四房老婆,每次吐痰都强迫可怜女子用嘴接住,其中一位因为忍受不了而逃跑,结果被小德张抓回来后残忍分尸!

直到后来共和国成立,华国解放,他才作为改造对象获得了应有的惩罚。

或许小德张现在只是一个为了摆脱贫穷而不计后果自宫的无知少年,但他未来会在尔虞我诈的大清宫廷蜕变成一个无恶不作的魔鬼!

郝贤想到这里,就立刻说服自己,不要因为小德张父母撕心裂肺痛哭的样子心软,然而就在这时,《彭祖厨经》突然灵气暴涌!

将他送到这个朝代的时空之轮再次出现,强大的吸力摄住郝贤整个魂体,将身不由己的他又一次吞噬。

历史的道标已经显现,时光的齿轮开始加速,一切都将汇聚于命运的扭曲拐点……

……

郝贤踉跄着向前冲出几步,好不容易稳住身形,发现自己正在一家熟悉的饭庄门前。

“这家店的厨子手艺堪比御厨,今儿个可要请您好好尝尝!”

“有这么厉害?京城最好的馆子不是八大楼吗?”

“您消息也太不灵通咯,郑一品可是从恭亲王府出来的,手艺绝不逊色于八大楼的掌勺!”

“哈哈哈,我上次来京城可是十八年前,这店最多也就才开十多年吧?不过能在京城被冠上‘一品’的名头,看来确实了得!”

听两名食客闲扯着天进入饭庄,郝贤抬起头来,看清大门招牌上写着的字:真味居。

当年初立时,这几个大字金漆锃亮,如今却是多了几许岁月的风霜。

“又是十多年过去了?”郝贤喃喃地说着,快步走入店里。

身后响起一声慌乱的“罗刹国大使马车来了”,行人们比许多年前避让得更加熟练,更加习以为常。

店里的模样变了不少,郝贤凭着记忆摸到后厨,一眼就看到已年过而立的郑新文正指挥着一群厨师忙碌不停。

“一碗宽心面卧果!”

“卧好蛋就赶紧下面,不要再把蛋做老了!”

“好嘞师傅!”

“糖醋樱桃肉怎么还没好?”

“马上就好师傅!”

“我要做罗汉斋了,手上没活的人过来!”

看着一群学徒围到郑新文身边,郝贤紧张的脸色不由舒缓了一些,嘴角带上一抹笑意。

京城酒楼的掌勺是不可能像这样悉心教导所有学徒的,郑新文大概也是怀念恭亲王府小膳房的氛围才会这么做的吧。

但现在还不是放松的时候,小德张随时都可能来店里,为真味居带来灭顶之灾!

郝贤正转身准备回大堂,小二响亮的声音就已经传到了后厨:“客官,您的宽心面卧果!”

“不好!”郝贤冲了出去,只见一个戴着墨镜、面容光洁的人正坐在一张圆桌边,抬头看向给他上菜的小二。

小德张!

虽然他整个人的面容身材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,但郝贤还是一眼就认了出来,因为在看到他的瞬间,郝贤就本能地感觉胯下一凉!

小德张有些不满地看着小二,他明明没有点面条,想来是上错菜了。

他如今已是慈溪面前的红人,实现了小时候想要当有钱人的梦想,大权在握,横行霸道,但还不至于因为别人上错一道菜就动辄打杀。

“慢着!”他叫住了小二,打算小小责骂一番。

这名小二是新来的,他确实把其他客人的宽心面卧果错上给了小德张,不过他自己还尚未意识到这一点。

卧果其实就是荷包蛋,真味居的宽心面卧果是先下蛋再下面的,所以厨师会把蛋卧在面条下面,虽然乍一看像是光面,但客人品尝时从面里找出蛋来也别有一番趣味。

点小德张这一碗面的客人更是要了两个卧果。

小二还以为这位锦衣玉服的贵客是因为看到碗里都是面,以为漏了他的蛋,才出声喊住自己的。

于是乎,小二满脸堆笑,对小德张热情地说道:

“客官,您的两个蛋在下面呢!”

小二身后,郝贤绝望地捂住了脸。

小德张因久在深宫而显得白净的面容刷地一下变得更白了,脸上的血色瞬间褪去,如同下过一场暴雪。

他用颤抖地声音说道:“你……说什么?”

“啊?”小二挠了挠头,以为自己没说清楚,又认真地解释了一遍,“我说这碗面里有您的蛋,有两个呢!翻一翻就能找着了!”

郝贤茫然地放开了捂在脸上的双手。你为什么还要补刀?

啪!

小德张愤怒地拍翻了桌子,一桌的碗筷菜碟哗啦啦地砸碎在了地上。

“狗胆!从来没有人敢如此羞辱咱家!”

坐在他身边的护卫猛地一跃而起,将小二整个人摁倒在地。

“砸!狠狠地砸!把这家店给咱家全都砸了!”

小德张的尖锐声音吓破了小二的胆,他反应再慢也终于意识到,自己竟然得罪了这京城里最睚眦必报的太监!

微信扫一扫,好货要分享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在排行榜中找更多同类型的小说返回首页
章节有误,我要:报错
play
next
close
X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