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书签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 | 我的书架

金屋小说网 ->武侠·仙侠 ->洪荒之兽皇神逆简介
听书 - 洪荒之兽皇神逆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全书进度
(共章)

第五四一章 我是内应,但我深爱洪荒

(快捷键:←)上一章      返回最新章节列表      下一章(快捷键:→)

分享到:
关闭

“臣等遵旨!”

群臣纷纷躬身行礼,心想当二兽把十大圣旨宣告洪荒后,全新的盛世又将来临!

果然,众生反响热烈,兴致高昂,空前绝后,道也不修了,三三两两聚在一起高谈阔论,话题离不开“皇上第二次实现大一统”与“十大圣旨提到的人物”。

尤其是剑仙大会!

老牌至强们光听名字就感受到浓浓的熟悉与亲切。

这和玉京山盛会、灵族祖地盛会、洪荒棋赛一脉相承啊!

绝对是皇上的手笔!众强直呼有内味了!很快将目光集中在冥河、镇元子、通天、剑傲等人身上。

至于第十道圣旨中唤武祖前去蓬莱,众生没有多想。

在这样热闹的氛围下,没有人发现他们敬爱的娘娘陨落了,也没有人发现,四王!还没从斗杀乱域中出来……

更令人难以置信的是,神逆把素卿遗留的花籽栽于蓬莱后,马不停蹄的赶往北海深渊!

洪荒有两大深渊,东海深渊早已随着老虫界一同毁灭,北海深渊则被神逆保留,时至今日,终于起到关键作用!

神逆漫步于深渊之中,感概万千。

这里还是一如既往的漆黑阴沉,无数的隐秘深藏其中!

神逆就要揭开一个秘密!

“烛龙……”神逆幽幽一叹,痛心疾首的闭上双眼,随即怒视深渊,混元强者都看不清里面场景却在神逆眼下一览无余,烛龙端端正正的盘坐在空中!

“烛龙啊!怎么,是洪荒待不下去了?要去混沌投奔光暗?听听朕的圣旨,是朕容不下你还是你和那三个混账蠢货一样,都愚不可及,非把洪荒搅的天翻地覆!”

神逆恨铁不成钢的走上去一脚把烛龙踹倒,看着烛龙披头散发倒在地上,神逆越发痛心疾首。

烛龙,龙族二号人物、掌控时序、皇庭重臣、洪荒老牌至强!

也是大名鼎鼎的时间魔神时辰!

混沌大劫中时辰与扬眉联手对战盘古,当时时辰越过时间长河看到了洪荒龙族的强盛,舍弃魔神本体,备下后手,成为祖龙的胞弟烛龙!

这些神逆一直都知道!

早在烛龙首次与梼杌争夺北海时神逆就发现烛龙不对劲,明明可以击败梼杌为何诈败?

还有道魔三族劫中,烛龙前往紫霄宫与五太达成共识,他一进入紫霄宫,混沌魔神的身份就被五太发现了!

如果洪荒的时空长河不是时辰的时间大道本源,烛龙怎么可能轻而易举的长掌控洪荒时序!

这一切,神逆看在眼里,从未点破!

因为神逆愿意相信混沌魔神。

扬眉不就从原来的孑然一身变成了灵族老祖,产生了感情么!

罗睺不也从一个疯子变成了有家庭有基友的教主么!

自己也是从杀戮魔神转变为洪荒主皇!

当然混沌魔神中也有欲毁灭洪荒之人,但烛龙从来都不是!

他从来没有破坏洪荒,也没有毁灭洪荒的念头!

神逆觉得很好理解,一来,最后一战是很惨烈,但在自己的刻意引导下,初古时代的求道氛围一直不错,初古至强是宿敌、是对手,也是同道。

自己后来统一洪荒,皇庭的氛围更是轻松惬意,有厉兽、四王、白泽这几人在,怎么可能不欢快?

烛龙也是乐在其中,尽管祖龙嫌他烛龙不找道侣,但毕竟是亲兄弟,有烛龙坐镇龙界,祖龙那是疯狂扩张后宫!

所以说烛龙也没有洪荒的企业文化——兄弟之仇。

最后回到求道上来,烛龙更不可能因为求道而对洪荒不利,时间大道最好在洪荒修炼!

混沌是没有时间、空间这种概念的,如果不是混沌魔神自带加速感悟大道的buff,时辰和扬眉光凭领悟法则就想突破混元无极?痴心妄想!

洪荒恰恰相反,盘古以时空二道的本源构造时空长河,洪荒有了时间、空间,烛龙在洪荒悟道可谓是如鱼得水,比在混沌还快!

再加上洪荒战事不断,龙族肉身强悍,现在的烛龙虽不是混元,但虐杀混元中期及以下,易如反掌。

进攻玄念一战,就是最好的证明!

种种迹象无不表明烛龙不可能背叛洪荒,但他偏偏引发时序动荡!甚至给混沌的光暗传递洪荒情报!

烛龙就是那个洪荒内应!

神逆判断烛龙在初古就和命运或轮回有过联系,加入了四大魔神颠覆洪荒的计划。

毕竟那时还是各自为政,有些小心思神逆也能原谅,何况以混沌魔神的行事风格,颠覆洪荒这种大事,一定会立下大道誓言。

没成想神逆一统洪荒,命运被擒轮回逃窜,烛龙又背负大道誓言,只能给光暗提供情报!

这一点,虽然立场不同,但情有可原,而且烛龙反过来把光暗的情报说出来也算将功补过。

反倒是时序动荡,此乃大事,烛龙担上了天大的干系!

不争气啊!

神逆又叹了口气,自己很少在外人面前流露真情实感,果然还是受到素卿的影响,心软啦!

烛龙听到神逆的叹气声,挣扎着爬起来,砰砰砰不断叩头:“这一切都是微臣咎由自取,不值得吾皇为此费心费神!但有两件事,微臣一定要和皇上说明,这样,微臣死而无憾!”

“谁说朕要杀了你!”神逆双眼一凝:“犯下弥天大错不求补救,反而一心求死!这是逃避!你还是不是朕的大臣,是不是洪荒的至强!”

“啪嗒、啪嗒……”

一滴一滴的血泪落在地上,烛龙抬起头,已是泪流满面!

“烛龙?”神逆徒然睁大双眼:“你……”

“是,皇上,”烛龙咧嘴微笑:“臣陨落在即,时间大道本源消散,大道也救不回来!”

如若不是亲眼所见,神逆无法相信,烛龙的时间本源所剩无几,就连道躯都成了一副躯壳!

烛龙还能维持理智与保持道躯,全是洪荒时序在源源不断的传送本源!

难怪时序震荡,各种时间乱象层出不穷!

神逆严肃起来,烛龙变成这样肯定有原因,抬手将一道洪荒本源打入烛龙体内,补充他的时间本源。

“皇上不要为臣浪费洪荒本源了,没用的皇上,没用,”烛龙笑着摇头,再次拜下:“其实皇上早已看破臣的身份,也洞悉了轮回他们的阴谋,甚至您也知道,就是臣把洪荒的情报传递给了光暗!”

“别说没用的!”

神逆严厉的瞪了烛龙一眼,刚才他两件事一定要说出来,一个就是传递情报这事,另一个应该就是造成他濒临陨落的原因了。

放在平常,神逆很有兴趣听听烛龙的小秘密,毕竟自己知道,和听当事人说出来,那种感觉绝对不一样。

但现在神逆一点心思都没有,他对烛龙寄予厚望,怎能忍心见其陨落!

“朕还没有统一混沌,还没有逆道功成,你岂能先走一步!”

神逆直接将洪荒本源按在烛龙的天灵之上,毫不吝啬的“醍醐灌顶”!

烛龙忙道:“吾皇对臣恩同再造,但皇上一定要听臣说完!臣没救了,这是时辰能从盘古斧下逃脱,并以烛龙于洪荒新生所付出的代价!”

此言犹如黄钟大吕敲响在神逆耳边!

就连时辰都是盘古的一枚棋子?

看着神逆在一刹那失神,慢慢放下手来,烛龙终于长叹一声,开始了讲诉。

“或许皇上以为,臣给光暗传递情报就是臣最大的秘密……实则不然!”烛龙双眼空灵的瞪着,梦呓般的说:“混沌大劫临死之前,臣分割出少许时间本源,准备在洪荒成型后,凭借时空长河与臣同出一源的前提下,能够融于时空长河,然后成为龙族烛龙。

却是没想到,时间本源被一股神秘力量排斥,无法进入洪荒时空长河!

是盘古,撑天地的盘古调动洪荒权柄,放开了时空长河的限制,接纳了臣的时间本源!

而盘古也令当时的时间本源和他达成协议……

无尽岁月后,鸿钧出世,然后各大初古至强出世,包括臣、龙族烛龙!

可怕的是,臣一直都不知道这个秘密,盘古让臣以为臣能逃过一劫全是因为臣自己的谋划!”

烛龙苦笑连连,每当有魔神余孽从北部深渊中出世后,自己是满满的嘲笑,认为他们是棋子,自己坐看风云!

呵呵!

烛龙自嘲一笑,流下两行血泪,咬着牙道:“直到那个道三的真实身份被皇上戳穿,一个声音在臣心中响起,臣死也不会忘记那是盘古的声音!他把真相告知臣,臣知道了那个协议,竟是让臣以时间本源沟连大道,复活烛九阴!”

“烛九阴啊皇上!”烛龙浑身颤抖:“盘古帮助臣的时间本源之时,洪荒天地都没被撑开!这说明什么,说明盘古在撑天地时就谋划好了这一切啊!哈哈哈呃……”

烛龙放声惨笑,有为自己曾经自以为是、洋洋自得的嘲笑,更多的是被盘古的强大所震慑!

无力反抗,无力……

“臣没办法,臣从生到死,再从死向生都被盘古掌握,臣还能有什么办法?”烛龙语气苍凉,神逆给他提供的洪荒本源飞速消耗,但他浑然不觉自顾自说道:“抛开这些不谈,光那个协议也令臣不得不调动自己的时间本源,沟连大道,借用大道的力量置换臣与烛九阴的时间本源,复活烛九阴!

对了,烛九阴的时间大巫白起也参与了此次行动,他境界不足无法置换,所以献祭了。”

说完这一切,烛龙双眼无神的看着神逆:皇上、皇上您相信臣吗?”

与烛龙对视,神逆从中看出了渴望、求助、弱小……

神逆尤记得初次召见烛龙时,烛龙不卑不亢、深藏不露,眼中蕴含无量智慧与无数秘密!

现在却是这副鬼模样!

神逆不忍直视,但他相信烛龙!

“朕相信你,因为那股神秘力量,不仅阻挡过你,也阻挡过道三!”神逆给予鼓励和肯定的眼神,一下子就令烛龙重焕生机,眼中绽放精光。

“吾就知道,哈哈!吾就知道皇上一定会相信吾!”烛龙激动不已:“所以吾不惜动用h时序的力量维持自身苟延残喘,就是为了等皇上回归,将光暗的情报告知皇上!”

说了这么多几乎耗尽了烛龙的最后一丝本源,他摇摇欲坠险些就要倒下。

尽管有时序加持但他不敢调动太多的力量维持生命,否则洪荒就不会只是时间紊乱了。

“朕知道,你对龙族、对皇庭、对洪荒的感情从未变过。”神逆扶起烛龙,温和一笑:“混沌魔神产生感情,哈哈,确实出人意料,但事实就是如此,洪荒就是如此神奇!每一个来到洪荒的人,或是洪荒生灵,都会产生感情!你看扬眉、罗睺、造化、还有朕,都是这样!

再来说说你,盘古助你新生朕还真没料到,但光暗那点情报、那点秘密算个屁啊,你放心,瞒不过朕!”

“哈……”烛龙艰难的挤出一丝微笑,断断续续的说道:“尽管这么说,说得好像吾的情报不值一提,但吾,高兴!皇上、果然是皇上!”

“那可不!”神逆自得一笑,为了让烛龙高兴,尽可能表现出轻松欢快。

烛龙已是灯枯油尽,如果只是时间本源消耗殆尽,还有得救,但神逆没料到烛龙和盘古达成协议!

想想当时的一抹时间本源,能和盘古达成什么协议!

其实就是盘古操控了时辰、令其成为一枚暗子!

——你以为你以为的就是你以为的吗?

其实是吾让你这么以为的!

完美诠释盘古的手段!

烛龙和其他混沌魔神没什么两样。只不过盘古让烛龙谋划的是复活烛九阴!

拿烛龙的命换烛九阴的命!

烛九阴肯定复活,烛龙必定陨落!

临死之前,神逆只能让烛龙更舒服、更畅快一些。

神逆谈起了命运、轮回、明光、暗黑四大魔神立下的大道誓言!

“这四个蠢货,命运自诩尊贵矜持、高高在上,轮回为自己能无限轮回而窃喜,剩下那两从出世起就形影不离的,当时没少被你们十大魔神逼视,现在反倒成了四魔神唯一的希望!”

烛龙张口想要补充,却见神逆微微摇头:“你先听朕说完,你再补充,放心,朕一定完成你的心愿。”

闻言,烛龙感动,流下最后血泪,他的心愿是什么?

是自己能否成道!

是龙族的未来是否安好!

是神逆能否实现第三次大一统!

是洪荒能否成为传说中的永恒真界!

烛龙欣慰的看到,临死前,神逆还能懂自己的心。

听完了神逆的讲诉,烛龙笑了:“皇上,能做你的臣子,是烛龙之福!可惜烛龙没有先见之明,如果在皇上刚一化形出世就看出皇上的雄才大略,该有多好!

那样臣就不会以道印本源图和命运联络!臣太贪婪也太着急,在初古时臣就想掌控洪荒时序……但臣绝不会毁灭洪荒!”

烛龙说着用尽最后的力气抠下了自己的左眼!

神逆心中一突,这颗眼珠和时时辰化作“终局之时”的眼球一般无二!

烛龙不会也搞出一个类似混沌间隙的底牌报复盘古和光暗吧!

想起空间魔神扬眉临死之前打开混沌间隙,如今时间魔神又在陨落在自己面前!

神逆笑了,大道无常啊!

“皇上,一切尽在此眼之中!”烛龙将眼球交给神逆时,本源全无,道躯化作一缕蓝烟,他最后的声音响起,平静又安详:“臣自知罪孽深重,唯愿皇上承认臣是洪荒烛龙,而非时间魔神。”

微信扫一扫,好货要分享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在排行榜中找更多同类型的小说返回首页
章节有误,我要:报错
play
next
close
X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