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书签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 | 我的书架

金屋小说网 ->武侠·仙侠 ->乞怜人简介
听书 - 乞怜人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全书进度
(共章)

第22章 刮目相看

(快捷键:←)上一章      返回最新章节列表      下一章(快捷键:→)

分享到:
关闭

张巧儿离开了,她表达东西非常简单,她走可以,但是这钱府上下必须要为此付出代价。

要么就是舍弃尊严和所有的威望,要么就是钱府一个不留的全部被杀。

李玄舟记下来张巧儿的话了。

他内心是一点多余的感觉都没有。

这件事情本来就和他们乞怜人没有多少关系,他们也就是一个沟通的桥梁而已,从来不帮助对方做出来选择。

于是钱付康等人到时候不管是选择什么都无所谓。

他们只是关心自己完成委托之后的一些报酬,这些报酬是让乞怜人能够活下来并且慢慢增加修为的好东西了。

李玄舟这边则是为了防止自己遗忘了张巧儿的原话,所以他也是舔了舔狼毫墨笔,将张巧儿的原话记录在了一张黄纸上,这才作罢。

他的字很独特。

完全没有小童稚嫩,倒是有一种名人大家的感觉在里面,小小的文字一个个的排下去,一整列下来,颇有精神。

……

小童醒过时天色已经明亮。

一瞬间恍惚,他翻身从大堂地面上坐起来,等到回忆起来昨天晚上发生的一些事情后,他这顿时陷入恐慌之中!

他昨天晚上可是分明看见了那个脏东西了!

这个东西长着非常长的血腥舌头,两只眼睛就像是要从眼窝里面掉出来一样,煞是可怕,当时就要将他们直接附身,随后撕碎了啊!

“所以……”

“所以我还活着?”

小童难以置信的摸了摸自己身躯。

身躯还是原本的那个身躯,瘦弱不堪,但是没有什么窟窿。

“呼!”

“我还真的活着,这是怎么做到的?难道是我走运了?”

又想到昨天好像是将李玄舟用作于挡箭牌,小童心中顿时就揪起来了。

一方面不知道李玄舟此时是死是活,一方面暗骂自己为什么关键时候总是不行!

深深叹了口气,默默想道:“我也不是故意,如果真的害了你的性命,真的对不起了!”

一阵瑟缩,他紧了紧身上的衣裳。

他需要观察一下情况,如果没有什么人,那么他这个时候看看是不是有办法从钱府中逃走了。

如此。

小童蹑手蹑脚的朝着大堂门槛走去。

他的半个身躯伸出大堂,半个身躯藏匿在大堂内。

此时天气非常寒冷,大堂门外空无一人,连带着钱府上下竟然都没有往日的那种烟火气息,整个就像是那种落寞的祠堂一样!

地面上的积雪也没有人清扫。

昨夜落了一晚上的雪,到现在已经是没过了脚踝。

“昨夜那个妇人也死掉了,尸骸不见了,应该是被清理埋葬了?或者是放入到了棺材中?”

他这小心翼翼的准备探出头颅朝着大堂门外看过去,这个时候正好发现李玄舟披着蓑衣,所以上有些雪片的朝着他这边走过来。

愣了神,紧接着小童目光中充满感激了。

“谢天谢地!他还活着!”

……

李玄舟注意力是不在小童身上的。

他的目光就在大堂门外走廊上,走廊上的钱氏尸骸已经被运走了,残存的一些血液也被积雪覆盖,看不见了。

现在就等着自家师傅回来,他将这件事情告诉李儒应该就没有问题了。

事出突然。

钱氏尸骸现在还在她的房间内,由两个胆怯的佣人看守,方才李玄舟去看了一下,这胸口全部都是血窟窿。

好似猪肉屠夫对于牲畜的怨恨般,这上半身至少有十多处自己捅的豁口,一整张被褥已经是完全被血液打湿了,现场真的是相当骇人!

看来这张巧儿对于钱氏的恨真的是到了骨子里面了。

不过是能够理解的,更有些大快人心,毕竟这钱氏当年可是坑杀了张巧儿之母,更是杀害了张巧儿腹中孩子,甚至差点就将张巧儿也活生生打死了。

事情到了这种地步,有的时候人心真的要比妖魔更加的恶毒。

想到这里,李玄舟也是抬脚迈入了大堂中。

他要收拾一下东西了,等会师傅应该就要回来了,同时看看小童睡醒了没有,今天应该就要离开钱府了。

“李玄舟!”小童则是惊喜的叫了一声,“你没死真的是太好了!”

这伸手就要去抓住李玄舟。

李玄舟本身没有避让,但是他自己抓住了李玄舟的袖口后,这也是想起来什么,主动的后退了一步。

脸黑中透露了一些尴尬的红。

他想起来昨天夜晚子时,他似乎就是这样将李玄舟挡在自己身前的,一时间内心也是充满愧疚。

“我等收拾一下大堂内的狼藉,过两个时辰我师傅应该就会回来了。”

李玄舟没有在意这件事。

原因倒也简单,他们不接受小童的委托就没有这种事,既然接受了,也就没有什么好怨恨的。

更别说小童一人孤苦伶仃,犯不着和他计较什么。

“嗯嗯嗯!”

小童这就开朗了很多,他生怕李玄舟这边生气,不然他就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做了。

接着忙前忙后,小童终究还是一个顽皮小子。

他忍不住的抓着李玄舟问东问西。

小童现在是绝对无法想象他们两个小童在昨夜符纸破碎的情况下,是为何能活下来的!

但不管怎么样,小童是想起来昨夜李玄舟给戾鬼梳头的画面了!

那个画面简直惊悚!

同样的年纪,对方却能做到这种事情,简直可怕!

而李玄舟这边还是一样,他不是一个话多的人,面对小童的各种问题没有作答,只是在小童求知若渴的目光中冷静的收拾着自己的行囊。

按照目前情况来看,接下来应该不会有什么意外了。

就等李儒回来,他们今天午时可能就可离开兰城了。

并且此番委托完成奖励丰厚,是能购买一些药草,省去不少劳心。

……

昏日上三竿,天空终于是勉强放晴了片刻,只不过乌云依旧没有褪去,估计最近依旧会有落雪。

李儒则果然和李玄舟预测的差不多,他是按照之前的约定回来了。

他即便是拄着拐杖,但来去如风,全力运转修为,一步数十丈,缩地成寸,遥远山麓算得上寻找草药时间,这也不过两日。

而他回来后简单从李玄舟的口中了解了一下现场情况。

原本他对于李玄舟这两个小童的安全是不用担心的,这戾鬼应该不至于能够破坏界符。

可真的要从李玄舟的口中了解到戾鬼昨夜所作所为后,他可是真的有些后怕了。

“玄舟你还活着可太好了!”

李儒情不自禁的看着自己徒儿说道。

他还真的没有料到钱大礼等人做的这种事,要知道这种事情一般都是出现在故事中,没曾想到今天竟然就这样这的发生在身边了。

“师傅,我没有事情。”李玄舟尊敬的应了一声。

“没事情就好!没有事情就好啊!”

李儒摸着结冰的胡须,这也是扫下来不少的冰渣子,他徐徐说道,立刻稳了心情,道:“不过听你所言,这戾鬼也不是罪大恶极,昨夜应该也只是过来威胁你,真的要说想要杀害你,你应该是没有任何还手余地的,毕竟你天枢刚刚打开一个小小缝隙,根本没有那么强悍修为能为你所用,在此时遇上这种修行三十年的戾鬼,你且万万不是对手的了。”

“是的。”李玄舟拱手说道。

随后也是从袖口中将记载了张巧儿那番话的黄纸双手递了过来。

“这是?”李儒疑惑。

他结果这张黄纸,这一面看着黄纸上的文字,一面是咋舌,“玄舟你落笔相当独特,看来平时的确是没有疏于学习!”

“而这戾鬼的想法我等也是能明白了,她的要求也没有任何的过分。”

“不过你却能在那个时候还能冷静的与这戾鬼沟通,你的确是让为师刮目相看了!”

李儒毫无夸张的赞赏道。

李玄舟不过十岁顽童,同年级的孩童在遇到这种事情的时候早就慌乱了神智,根本不可能还按照古籍中记载的步骤一步步的来做。

更不可能在戾鬼已经来临的情况下,还冷静的观察对方的形态,做到临危不乱!

李玄舟却是能够做到,这就已经是非常了不起的一件事情了!

小童在旁边听着,他更是直接说道:“前辈,昨夜若是没有他帮忙,我今天必定死亡了,他真的是太厉害了,我以后还需要好好修炼才行!”

“哈哈,这些机缘日后再说把!”李儒大悦。

他也是眯着眼睛带着慈祥的笑容看着李玄舟,“现在我们去找这钱大礼把,随后将这张巧儿的话换个方式告知他们,我们此番事情就已经完成了!”

“我们就可以离开兰城了。”

“是!”

李玄舟这已经是收拾好了行囊,背着行囊的他,平静的越过李儒的手臂看着身后的院落天空。

寒梅未有绽放,或许这钱府上下都挨不过这个冬天了。

想要叫他们放下担子来给张巧儿道歉,以至于让整个兰城都知道他们的所作所为,这却太难太难。

微信扫一扫,好货要分享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在排行榜中找更多同类型的小说返回首页
章节有误,我要:报错
play
next
close
X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