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一页

点击功能呼出

下一页

添加书签(永久书签)
听书 - 大明暴力奶爸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A-
默认
A+
护眼
默认
日间
夜间
上下滑动
左右翻页
上下翻页
《大明暴力奶爸》第233章 山中无老虎 1/1
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

有金子可拿,十天时间一晃而过。

这条河流一直往上都是金沙,里面肯定是有金矿山的。

李斌当然不可能让自己的王牌部队在这里当矿工,确定了这里的金矿确实存在,并且产量惊人之后,所有人就开始返程。

士兵们也心满意足,多多少少都捞了一笔,至少给自己老娘和未来的媳妇,打个全套的首饰是没问题了。

等李斌带着人从金矿里面出来,带来的五十万移民都已经安排妥当,剩的十五万劳工也全部在军队的监视下,开始往谷地南边挖渠。

农业是基础,保证不了粮食供应的情况下,李斌也顶不住从大明拉粮食来养活这上百万人。

李斌正在到处巡视移民村,在海上负责巡逻的军舰发来了电报,报告说从南边来了战舰,看旗号好像是西班牙人。

对此李斌毫不意外,西班牙人在美洲的据点就在巴拿马,有军舰往这边巡逻的可能性很高。

说实话,自从李斌唆使郑芝龙占了菲律宾之后,西班牙人的大宝船贸易就算是废了,想必他们现在的日子过得不是很好。

就算他们在秘鲁挖到了银山,但再多的银子买不来商品,那也是什么鸟用都没有,全部运到欧洲,只能让欧洲的物价上涨,白银贬值。

这样的后果就是,整个欧洲都会因此讨厌西班牙人。

“发电报给他们,让他们尽量抓活的。”

李斌丝毫不担心,甚至连对方有多少船都懒得问。

在拥有绝对科技优势的前提下,李斌最不害怕的就是这种找上门来的战争。

太平洋舰队没有让他失望,到晚上吃饭的时候,就给他送来了四五百的俘虏。

“问出什么来没有?”

李斌一边把青椒炒牛肉往自己嘴里塞,一边问前来汇报的周云。

周云一脸尴尬:“我们的人都听不懂他们说的话,他们也没有会说汉语的人。”

这种事情在李斌的意料之中,巴拿马是在中美洲,西班牙人怎么可能有会说汉语的,李斌也没有让手下学外语的习惯。

谁要和你沟通了?你不学汉语,说的话我们听不懂,多打你几顿,你自然就懂我们的汉语了。

“算了,打发他们去挖沟吧,反正我们也需要劳力。”

李斌一句话就确定了这些战俘的命运。

“以后我们在这边也要往南边巡逻,地图你应该看了,他们想把战舰派到这边来,要绕一个大圈子,我们没事就去敲掉他们几艘,很快他们在这边就没船可用了。”

李斌又使了一条毒计。他现在没精力去抢巴拿马,并不代表他会放着西班牙人在那里过舒服日子。

周云眉开眼笑,李斌给了授权,他的动作就要大一点,到时候随便找个理由,冲到岸上去抢一把,不过是正常操作。

疾虎军在大明百姓的地盘,那是军纪严明,鱼水情深;一旦到了外面,马上就是化身恶鬼,烧杀抢掠无恶不作,反正记得公司那一份就好,李斌自己都带着他们干了多少回了。

“吃饭没有,没吃就跟我混一顿算了。”

李斌看他那满脸兴奋的样子,那里还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歪主意,总不能自己吃饭,让得力干将在旁边看着,假惺惺的跟他客气一下。

周云却懒得和李斌客气,直接坐了下来,从桌子上抄起李斌秘书给自己盛的一碗饭就干了起来,气得套装秘书要用眼神把他杀死才好。

李斌拿着筷子指了指他:“你这家伙,还真是不知道什么叫客气。”

周云嘿嘿一笑:“我这也是遵照总司令的指示,不把时间浪费在无谓的礼节上。”

李斌撇了旁边的马铁柱一眼:“所以狗日的马铁柱,就敢直接把我从雪橇上掀下来了。”

马铁柱正抱着个大海碗干得开心,听到李斌找到他头上,也是老脸一红:“我这不是知道总司令看重小姐吗,当时小姐有危险,肯定要先救人。”

这就是李斌现在势力的内在文化,李斌自己身体力行,从不摆架子,不故意折腾手下人,人格平等,大家首先考虑的就是做事。

在华夏公司内部,你把事做好了,就很少有人找你麻烦,不是说这些人都是圣人,而是李斌的潜移默化,起到了效果。

换了别处,他马铁柱怎么也不敢把李斌掀下雪橇,而当时马铁柱第一反应就这样做了。

因为在华夏公司所有人心目中,把自己的事做好,才是第一位的。其他的身份这些都要往后放。

几人吃完饭,旁边有人过来收拾桌子,李斌就给他们两个一人扔了一支华子,三个大男人在那里吞云吐雾。

“现在这边能供应上煤了,太平洋舰队每次护航,回去四条船就够了,其他的留在这边,防备西班牙人,和劳工作乱。”

李斌三言两语安排好周云,又转向马铁柱:“我回去的时候还是只带一个团,其他的人你带着,在这边协助驻军,清理那些难搞的土人。”

马铁柱点点头:“保证把旧金山这边清理干净。总司令,你是不是应该回去了,这都出来两三个月了,大明那边据说他们开会已经开始拿杯子砸人了。”

李斌听到这话只是冷笑:“这么急干什么?难道我还能守着他们一辈子?让他们吵,让他们被杯子砸一下清醒一点。”

事情就发生在上个星期,十月初的协调会,这是秘书室的各组组长,和大明朝廷的各部部长每个月都要开的会议。

在会上两帮人就吵了起来,这些部长都是儒家精英,跟这些女子吵架,感觉自己都斯文扫地,最多就是引经据典的讥讽一下。

但这些秘书那个是省油的灯?人家也是上万的文学女青年里面挑出来的精英,真要上考场,指不定和这些进士出身的家伙谁名次更高。

两帮人开始就是比文化素养,男人多少还要点脸,但这些女人可是一点面子都不给他们留,两边都喷出了真火。

不知道那个部长冒了一个“妓子”出来,这些已经在李斌手下宠得不像样子的秘书,马上就爆发了。

噼里啪啦就把自己面前的笔墨纸砚,包括喝水的杯子都砸了过去,把这些朝廷的部长砸得鬼哭狼嚎。

十月份的协调会开成了闹剧,电报经过太平洋上煤站里的中转站,早就到了李斌手里,现在所有人都在等李斌的处理结果。

李斌仰起头,吐了一个烟圈:“不就是工作压力大了一点,事情多了一点,秘书室催得急了一点,财务上把关严了一点?现在这样就受不了了?”

这事就跟李斌说的一样,现在整个大明都是工地,北方防护林项目,天肃铁路,府道,适龄儿童入学,云贵川陕的移民组织。

大明官员从来没这么累过,秘书室那些娘们是每个月都要看进度,把他们逼得像狗一样。

累是一方面,另一方面,就是眼看着山一样的钱从眼前流过,财务开支却被华夏公司财务部卡得死死的,什么账目都要在监察部审核一遍之后,又经过华夏公司财务部审核。

人有时候的心理就是这样,现在他们不见得有那个胆子说贪污多少,但眼看着这么多钱从手里流过,自己还累得半死,心理不平衡是很正常的。

时间久了,自然有些地方就开始敷衍。一敷衍,被秘书室的美女砸杯子,也是可以预料到的。

现在他们挨了打,李斌准备跟他们塞一颗糖。

“让秘书室把那份起草好的,公职人员退休条例发出去!”

大明朝廷现在正处于暗流汹涌之中。李斌在的时候还好,现在李斌已经离开两三个月,到那万里之外的东华洲去了。

有的人就觉得,坐在自己头上作威作福的那些秘书室组长分外的可恶。

虽然她们并不插手具体事务,但每旬的工作汇报,还有一旦那里出现进度拖延,马上就是劈头盖脸的一顿狠批。

这次的协调会,就是双方一次矛盾的爆发。

部长们现在都住在官吏小区,一排二十多栋别墅,每个部长都有一栋,四五百个平方,足够住下他们的家人和仆人。

当然,像李建泰那种,五十多个小妾的就不行了。

李建泰只能挑了五个他最喜欢的,带来了北京,其他的就放山西老家,反正他是大地主,家里房子大得很。

“复余兄,咱们现在的日子难过啊。”

说话的是魏藻德,这两人都是东阁大学士出身,现在分别担任民政部和外交部的部长。

魏藻德的民政部事务繁杂,一天到晚被催得像狗,李建泰的外交部屁事没有,编制也基本没有,就是个冷水衙门,明显是把他架空了。

现在这些部长就分成了三派,以魏藻德和李建泰等人为首的守旧派。

方岳贡,范景文,邱瑜,钱谦益等人的实干派。

还有国防部部长陈新甲等人的中立派。

这次受伤不轻的就是守旧派。

鼻青脸肿的李建泰也是满脸愤怒:“一群妓子,居然登堂入室,站在我们头上指手画脚不说,居然还对我们大打出手,此仇不共戴天也。”

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play
next
clos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