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一页

点击功能呼出

下一页

添加书签(永久书签)
听书 - 我有一柄摄魂幡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A-
默认
A+
护眼
默认
日间
夜间
上下滑动
左右翻页
上下翻页
《我有一柄摄魂幡》章一 东海 1/1
无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

序章

-

死亡无非是生者的倒影,

黑暗也不过是光明的序曲,

当累累的白骨堆积在一起,才能高耸起最荣耀的宝座。

当肥美的血肉纠缠在一起,才能举办出最欢腾的宴席。

当哭泣的寒风吹散的时候,

是谁在幽怨的歌唱?

当死亡的阴影笼罩的时候,

又是谁在守望

当苦与泪、血与悲,都成了怜悯世人的哀思,

当尸已冷、魂已飞,谁又是深闺里的梦人。

那敲击在骸骨上的悲鸣啊,

请带走一切的苦难。

那无法再言说的话语啊,

请不要腐烂。

我们向祖先致敬啊,是否在致敬黑暗?

我们向高山攀爬啊,是否脚上早已稀烂?

当仙人的花园里,长出愿望的花朵,

当幽冷的墓园中,长出欲望的果实。

谁又是我们的主宰,

这一切又让谁来评判?

--------------

东海之上,碧波万顷,无数的小岛星罗棋布的缀在其间,仿如繁星般大大小小的不计其数。

其中一个小岛上,几十个精壮的汉子正在一个老者的指挥下,忙忙碌碌的往一艘将要出海的海船上搬运着各种生活所需。

海船的船顶坐着一个一身玄衣的男子,他寂寥的身形傲然挺立。

只见他盘膝而坐,正在船顶默然打坐修炼,并不去管下面如何忙忙碌碌、嘈嘈杂杂的众人身影。

众人虽然手下不停,但大家热烈的眼神却时不时会忍不住的望一望船顶上那个年轻身影。

那是他们称之为仙师的存在,每一艘出海的海船都要请上这样一个仙师护卫,以防止在海中被妖兽袭击。

因此,众人对仙师都是既陌生又熟悉,既崇拜又亲近。

突然,一个重重的箱子不知是谁没有放稳,从高处掉了下来。只听“嘭”的一声,砸到一个汉子的脚背。

“啊!”一声惨叫传来。

可能是砸下来的箱子太重,被砸到脚背的汉子脱口而出的叫声都变了调。他的脸色迅速苍白起来,豆大的汗珠唰的一下就流了下来。

负责指挥的老者既生气又心疼,跑船是卖命的活计,虽然收益很高,但往往损失也很大。

所以因为信任的关系,一般跑船的都是同族子弟一起出动。这个后生晚辈虽然比较木衲,但好在干活从来不惜力。

这一下听声音肯定是把脚砸的变了形,这么一来,出不了船还是事小,就怕以后落下残疾,自己可怎么跟他的父母交代?

就在老者的脑海中刚转了这些念头时,众人已经七手八脚的把箱子挪了开来,只见得一片如黑云般的身影“忽”的一声同时从船顶飘了下来。

众人七嘴八舌又带着一丝敬意的喊着:“千仙师,仙师大人!”一边恭敬的让开条道来。

坐在这艘船顶的,正是千云生。

自从南蛮一战后,为了掩藏体内摄魂幡的秘密,也为了给摄魂幡收集更多的魂魄,所以他一路流亡到了东海。

千云生走到被箱子砸到的大汉身边,看着他几乎被砸烂了的半个脚掌,不禁皱起了眉头。

像大汉这样严重的伤势,其实用一张回春符就能治好。

但是一张回春符需要两枚灵石才能买到,跑一次船的收益也才将将十枚灵石。显然,千云生是舍不得把这样的符箓用在这跟他毫不相干人的身上的。

他沉默了一会,在众人期盼的眼神中,眼看着那汉子快要疼得晕厥过去之时,站起身来吩咐道:

“先给他喂点止痛散,然后备点清水和干净的毛巾,再把他扶到阴凉处,我来处理。”

众人见千云生有了吩咐,连忙七手八脚的动了起来,不一会儿就收拾出一个简单的地方。

为首的老者也赶了过来,一连串的好话和马屁拍的千云生都差点皱起了眉。

发现自己可能是拍到了马脚上,老者才讪讪地闭上了嘴。

毕竟这世上好话不要钱,真要他拿出灵石来酬劳仙师,显然他那自私抠门的毛病又让他狠不下这个心。

千云生不去管跟在身边的老者,毕竟这样的人他看的多了。

这世上总是恩将仇报的太多,以德报怨的太少。人们总是对失去的锱铢必较,而对得到的又不太在意。

所以对于千云生来说,他很早就知道,近之则不逊,远之则怨的道理。反而这样淡淡的,不要过于对别人报以期望最好。

他慢慢走到大汉的身边,看着他已经被砸烂的血肉模糊、混合着碎骨和翻开的皮肉与惨白的筋膜的半个脚掌,示意一边的人把止痛散给他灌了下去后,从储物袋里拿出一柄小刀来。

这小刀是一柄符具,只要灌注灵气以后就能激活上面的符文。甚至就连没有灵气的凡人如果借着灵石也能使用,只是效率极低罢了。

老者的海船上就备有两三套这样的符具,都是些粗大的家伙,笨重的只能固定在船上使用。

其中一套是用在船身,专门有“坚固”的作用,可以防止海妖的冲撞;还有一个布置在船尾,有“迅捷”的作用,能大大的提高海船在一瞬间的速度,摆脱一定的风险。

而这种精致小巧的灵具往往都是掌握在仙师大人手上了,众人都没有见过,一时之间都睁大了双眼。

千云生轻轻的往小刀里灌注灵气,不一会儿小刀的刀身就开始滚烫起来,仿佛烧红的烙铁一般。

这小刀有“锋锐”和“烈焰”两个符文,比船上只有一个符文的符具高了一个等级。

千云生控制着自己的灵气输入,除了“锋锐”让小刀变得锐利凛然外,另外一个“烈焰”则被他控制的只薄薄出现在小刀表面。

随着他举起刀来轻轻一划,那个被砸烂了半个已经变形的脚掌,就被这小刀轻轻松松地斩断了和自己身体的联系。

大汉又是“啊”的一声大叫起来,然后一股焦臭的气味就飘进了众人的鼻腔里。

虽然这些汉子每一个都是神经坚韧之辈,但看到这样的情况也免不了一个个面色有变。

特别是那个身临其境的大汉,虽然断口处并无痛苦传来,但还是被这样强烈的视觉感冲击地猛然惨叫一声,就晕了过去。

千云生不去管周围人的各色表情,又伸手从储物袋里捏出几粒种子,撒在大汉断口的血肉处。

不一会儿,细密的绿枝嫩芽就密密麻麻的钻了出来。

看着仙师大人几乎神迹一般的手段,众人都吞了吞已经留在嗓子眼里许久的口水,看着他的眼神变得更加的热烈。

每一个人均想着,自己要是有这般神奇的能力,就能如何如何。

千云生把众人的艳羡神态全看在眼里,心里不禁冷哼一声。

自己是经过了多少尸山血海一般的历练,才终于获得了仙师的传承。而在这些凡夫俗子眼里,恐怕会觉得传承都如大白菜一般吧。

就如他自己,在南蛮,亲眼看见倒下的修士,就不下千人之多。在那个吃人的战场里,甚至每时每刻都有修士永远的长眠在那片土地上。

世家、精英、天才、骄女,千云生看过太多就如太阳般光耀的人物最后又如流星般陨落。

而勾心斗角、尔虞我诈,蝇营狗苟、机关算尽......则无时无刻不在上演。

这些人最后又怎么样了?

那些耀眼的、光辉的、强大的、仿佛是不可战胜的,最终还不是全都死了。

只剩下自己这个稀烂的像是烂泥般的活了下来。

千云生继续在心中冷笑着。

活下来好啊,活下来才是最大!那些修士们临死时的种种不甘、愤懑、绝望、挣扎......全都被他看在眼里。

人类啊,只有在面对死亡的时候才是最公平。

所以千云生觉得,哪有那么多道理?活着就是最大的道理!

而你们......

千云生环视了一下,摇了摇头心里暗道:“还是做一个凡人吧,至少不用去当炮灰,也许比修士还能活得更久一点。”

千云生正这么想着,那个汉子的脚掌上开始有嫩绿的枝条逐渐抽了出来。

看到枝条抽动的还不够快,为了加快速度,他干脆捏着大汉的胳膊把自身的灵气度了进去,控制着这些枝条的生长。

大汉“嗯”的一声悠悠转醒,他这会只觉得有无数的蚂蚁在自己的脚心中咬着、啃着、爬着,那种又痛又痒又麻的感觉生生的把他给弄醒了。

千云生不去管他的感受,轻喝一声:“不要动!”。

然后,拿出小刀开始把那些抽出嫩绿的枝条纷纷斩断。

这些被千云生斩断的枝条落到地上,就迅速的扎进土里,重新如一颗小草一般纷纷的探出头来。

又过了一会,待自己把冒出树枝的杂乱位置修理完毕,千云生才收回搭在大汉胳膊上的手,吩咐道:

“好了,记住三天内还会有麻痒的感觉,不过不妨事。三天后,你就能和正常的人一样行走了。”

大家刚见识了这么一番神乎其技的表演,哪还不明白这趟路程顺利与否,都靠着这位仙师大人的神通了。

再想到自家如果遇到什么断手断脚的事情,有仙师大人在,竟然都不觉得是问题了。

于是在那位老者的带领下,众人一个个都大礼跪拜下去,就差顶礼膜拜了。

“好了!”千云生袖袍一展,把这些人纷纷托起。

他望着远远的已经跳出地平线的一轮红彤彤的太阳,淡淡的吩咐道:“莫要多礼,后面的日子还很长,还要大家同舟共济才是。”

众人见跪拜不下来,纷纷称是,才一个个重新站了起来。

为首的老者最有眼力,他见千云生施法是如此的举重若轻,比前面几船请的仙师都要高明许多,哪还不明白自己捡到宝了。

他连忙笑眯眯的跟在千云生后,小声的打起商量来。

原来这仙师还是老头在临海城里,凭着中人介绍,请来的坐镇仙师。

之前几个熟悉的仙师,都因为各种关系联系不上或者暂时出不了海。没奈何,只好由临海城做中人,请了这么一位陌生的仙师大人。

没想到这位千仙师只是表面冷漠,却并没有以往仙师那种高高在上的架子。

如果是以往的仙师遇到这样的情况,别说并不认识,哪怕就是认识的仙师,也绝对不会出手相助。

再想到这千仙师举手之间,都是自己从未见过的手段,哪还不明白别人的厉害。

而且这位千仙师仅仅是面色冷峻一些罢了,从他愿意出手相助自己这些凡人来看,就说明这仙师大人还是好说话的,所以连忙凑了过去。

他躬着身子,走在千云生后面,拱着手道:“是这样的,小老儿原来和大人订立的是去月湾海峡。”

“只是这月湾海峡都是些一阶妖兽,稳妥是稳妥了,但这样一来收成恐怕就不高了。”老者絮叨道。

“大人是不知道,这些年来月湾海峡里渔获是越来越少了。如果运气好的时候,还微有薄利;但若运气不好,连着几天没有收成的话,亏本也不是不可能了。”

老者一边诉说着自己的无奈,一边观察着千云生的脸色。

他见千云生面无表情,想了想干脆大胆地开口道:“小老儿是想,既然仙师大人如此强大,何不考虑干脆去白令海闯闯?”

“那边听说大部分是二阶妖兽,偶尔有三阶妖兽。我想我们如果不是运气太差,只要能不遇到三阶妖兽的话,那收益就大了去了。”

只见得那老者越说越自信的道:“小老儿是觉得,也许白令海对大人来说并不算什么危险的地方,但对小老儿来说收成就大大的不同了。”

见千云生没有阻止,他胆子更加大了起来,语气也越发的兴奋的道:“因此,如果大人愿意去白令海的话,小老儿愿意把报酬再提升三倍!”

说到最后,老者为了说动千云生,终于抛出了自己杀手锏。

千云生听完,神色一动。

他体内的摄魂幡急需补充新魂,而且等级越高的魂魄自然恢复的也越快。因此他的内心已经有了计较,表面却不动声色的道:

“哦?白令海那边是什么样的情况,你且细细道来。”

“自然,自然!”

老者一边吐沫横飞的描述白令海的情况,一边随着千云生缓缓往船上走去。

-------------------

ps:签约前一天一更,签约后争取保证一天两更,喜欢的朋友欢迎收藏、推荐。

无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play
next
clos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