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一页

点击功能呼出

下一页

添加书签(永久书签)
听书 - 重生医妃元卿凌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A-
默认
A+
护眼
默认
日间
夜间
上下滑动
左右翻页
上下翻页
《重生医妃元卿凌》第1465章 皇帝病重 1/1
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

四爷正在院子里头含饴弄狗,见宇文皓进来,他起来拍拍手,叫二哈自己去玩儿,便走过来,“稀客啊!”

宇文皓瞧着他月白风清的脸,道:“有时间玩狗儿,怎不陪龄儿出去走走?”

“她睡了!”

四爷请他进去,坐下来之后问道:“你来,总不该是来问问我是否陪龄儿,有什么事说吧。”

“你知道父皇有私银吗?”

宇文皓也不含糊,直接问道。

四爷勾唇一笑,眼底灵动,“知道。”

“知道?”

宇文皓怔了一下。

“嗯,很意外吗?

我做生意的,肯定跟钱庄打交道,对钱庄的大客户,是略知一二。”

四爷就差没说出自己有多少银子存钱庄里放贷了,那低调奢华的土豪气度暴露无遗。

“怪不得,你们一起密谋父皇啊?”

宇文皓抽气。

“一个愿打,一个愿挨,又不是掏不出银子。”

宇文皓道:“听说这庄子你也出钱了,你出钱来坑你老丈人,令人迷惑啊。”

四爷笑笑,“没事,反正也是落我师父口袋里头,庄子卖了一百万两银子,他们高兴,我便图她一笑也值得了。”

宇文皓从四爷的话来听出了行孝也是有阶级的,像四爷用几十万两银子买师父的一个笑,他这辈子只怕也难以做到。

只是,不禁又疑惑起来,“既然是为了孝顺他们,你何不直接把银子给他们花了?

而且,这些年听闻他们过得也不怎么样,为什么你不接济一下?”

“他们不要我的钱。”

“为什么啊?”

宇文皓不解,"你的银子是腥臭的吗?

"四爷淡笑,“还真是这样,她说,我的钱都是兄弟们刀口下赚来的,他们不忍心要。”

宇文皓有些错愕,不相信他们如此清高。

“但你不是还做生意吗?”

“钱归置在一起了,她说怎能分得清楚哪些是杀人的钱,哪些是做生意赚的钱?

所以一概不要。”

宇文皓奇异得很,“他们行事如此矛盾啊?

既贪财,又高洁。”

四爷沉默了一下,眸色有些沉重,半晌,道:“不是这样的,他们自认为当年杀戮过甚,所以,自己苦些穷些,算是惩罚自己,让自己良心好过一点。”

宇文皓瞪着他,“你信?”

四爷又沉默了一下,“不信,但没找到答案,反正他们不拿我的钱,不止我的钱不拿,逍遥公的,平南王的钱都不拿。”

这真是千古悬案啊。

明明有四爷和逍遥公平南王三个金矿不挖,非得熬穷,什么道理?

宇文皓想了一下,说:“其实父皇有这一笔银子也好,至少,往后他想过什么样的日子,都可以随心所欲。”

四爷笑了笑,“其实,不会的,这些年,习惯已经深一入骨髓,他依旧会节俭,敛财只是因为他知道宇文家一直都偏拮据,若没点存粮心里就要慌,就好比你,现在就是给你一大笔的银子,你估计也不会乱花。”

“那肯定不能乱花,这么多孩子呢,不得存点应急银子啊。”

“是的,那是应急的银子,不到万一,轻易不花,父皇当初存银子的时候大概也是这样想的,可当存到了一大笔之后,他就觉得,什么关头都不是最要紧的关头,人没死,钱就不能动,这个是很多存钱的人的固有思维,说白了,就是守财奴的思维,一不小心,就抠成了守财奴。”

宇文皓笑了起来,他觉得自己在守财奴方面,也是有潜质的,现在他就舍不得花钱。

他回去之后把事情跟元卿凌一说,元卿凌不禁啼笑皆非,“父皇还真是挺会钻空子的。”

宇文皓道:“不知道为什么,现在知道父皇有这一笔钱,我心里头反而踏实,只不过,四爷说他不会花这笔钱,还有,安丰亲王那边也够奇怪的,拿了一百万两,都散出去给了跟随他多年的人,自己回来又继续过苦日子,四爷给他们钱也不要,坚持清贫,但是你说他们甘愿过清贫的日子吧,也不对,到了咱现代那边,又是开跑车又是买名牌的,太矛盾了。”

元卿凌细细地一想,也就明白了,道:“在现代,他们没有使命没有重担,商业社会,有金钱花费了图个享受是人之常情,但是在这里,他们是皇家的人,不敢带头享乐,做坏的表率,你看,不管是太上皇逍遥公首辅还是父皇,其实也是一样的,不是没有银子,可他就是不过奢华的日子,因为他们知道,由他们开了先河,皇家的子孙就都跟着奢靡起来,此风一长,就收不住了。”

宇文皓被她这么一说,也明白了过来,亲了元卿凌的额头一下,笑着赞赏,“老元你真是聪明,这么深刻的道理,你都能想明白。”

元卿凌笑着道:“不难想啊,他们的行径摆在这里呢,从表现看本质,不难啊,加上宇文家皇朝从文皇帝开始就极尽抠门节俭,祖训在呢,北唐发展这些年,一直都没能太繁华起来,不敢享受啊。”

宇文皓有些心酸,“那也是真委屈他们。”

“不要紧!”

元卿凌执着他的手,凝望他,“他们会有舍得花钱的一天,当北唐真正地富庶了,国库充实了,他们就会舍得花自己手中的积蓄,只不过这一切还得看你,他们能不能享乐,取决于你把北唐带往哪里。”

宇文皓郑重点头,“我必不会叫他们失望。”

元卿凌眸光温柔而沉静,“我知道!”

夫妻两人执手相望,眸色坚定。

庄子的事情之后没几天,宫中传出消息,皇上病倒了,昨天夜里传了御医,今日早朝都没能上,也没叫百官到御书房叫起,只下令叫太子暂时议政。

到了翌日,宫里头下了旨意,传召太子妃进宫诊治,但没传诸位亲王进宫。

太子夫妇带着药箱进宫,到傍晚才出宫来,诸位亲王纷纷来府中打探情况,太子只神色沉重,什么都不说。

安王十分心急,想让母妃去打听打听,但是话压根传不到宫里头去,顾司吩咐下去,没有皇上的圣旨,便是亲王也不能进宫。

安王心里沉了沉,是因为庄子的事吗?

父皇受不住打击,所以病倒了?

孙王也以为是因为庄子的事,所以,叫了弟弟们过来府中商议,看能不能筹一笔银子,把庄子买下来,让父皇别再为庄子的事情着急上火。

一百万两,诸位亲王凑一下还是能凑出来的,但是,齐王问道:"有用吗?

都没确定父皇是因为这个事病倒的。

"齐王一下子问在点子上了,大家都看着宇文皓。

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play
next
clos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