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一页

点击功能呼出

下一页

添加书签(永久书签)
听书 - 重生医妃元卿凌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A-
默认
A+
护眼
默认
日间
夜间
上下滑动
左右翻页
上下翻页
《重生医妃元卿凌》第1471章 准备迎接 1/1
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

宇文皓把这事又跟兄弟们说了,大家都说银子既然给出去了,父皇想要给谁就给谁,他们是决计不会再拿回去。

安王那边,也是这样说,正如明元帝所言,安王反而神色轻松了许多,之前的顾忌,基本没有了。

而接下来,宇文皓则和元卿凌商量着怎么去带丈母娘他们过来,本来从镜湖送信去问问就行,但宇文皓认为,还是亲自去一趟。

这事宇文皓没有假手于人,主要是徐一信不过,怕出问题,所以,他让汤阳带着包子去了一趟,让包子直接从镜湖过去,到时候,让包子和他们一起过来。

距离登基的日子,还有小半个月,但是,如果他们能请假,就早一些过来,若不能的话,就叫包子在那边多住上几天。

宇文皓的心情十分紧张,患得患失的,一遍一遍地叫人收拾好院子,所有的家具和被褥都换新的,然后衣裳也要定做几身,好在元卿凌这边大概知道他们的尺码,便提前叫人做了。

元卿凌也亲自去了一趟肃王府,告知太上皇他们,说那边的朋友要过来。

太上皇很高兴,虽然早知道他们是要来参加婚礼的,但是这会儿真要来了,还是十分的期待。

他跟逍遥公褚首辅说:“这一次,咱也是要尽了地主之谊,叫他们吃好喝好玩好,也让他们见识见识咱们北唐的风土人情和新鲜玩意。”

元卿凌闻言,笑着说:“这点不劳您费心,我会安排好的。”

太上皇摇摇头,“不必你来,这事有我们仨就够,毕竟,你也不是很清楚一个人到了完全陌生的地方,会有多么的恐慌和无助,你们那会儿要忙了,陪伴的事宜,就交给我们,免得闹笑话。”

元卿凌笑着说:“反正我敢保证,他们不会拆车拆门。”

三大巨头听得此言,顿时一怔,齐刷刷地看着元卿凌,老脸顿时就红了起来,他们怎么会知道的?

逍遥公略有些恼羞成怒,“太子妃你不要乱说话,什么拆车拆门?

你没亲眼看到,不要冤枉我们。”

元卿凌才想起这事一直故作不知的,不禁讪讪,“呃,我就是打个比方嘛。”

逍遥公不满地道:“那也不能乱打比方嘛,因为在你们那边的时候,车和门真的是无缘无故地被拆过,话说,你们是不是暗中怀疑是我们做的?”

其余两人都盯着她,老脸真的好红啊。

元卿凌顾全他们的颜面,只能是粉饰太平,“从没这么想过,毕竟,拆车拆门都是技术活儿,你们那会儿完全不懂得其中门道,怎么能拆呢?”

“就不是我们拆的!”

逍遥公强调了一句。

首辅红着脸喝了逍遥公一声,“别说了,丢不丢人?”

首辅是看出太子妃心里有数了,再说下去,就是笑话了,但实在也是太糗了。

太上皇心里也有数了,但他厚颜无耻地道:“他们怎么会认为是我们做的?

这不可能的事,用脚后跟都能想到。”

他随即把话题一转,问元卿凌,“猪弟知道他们来的事了吗?

回头叫她把惠民署的事放一放,多安排点时间,到时候一起去游玩,北唐物阜民丰,空气清新,江山秀丽,值得走的地方多了去了。”

元卿凌讪笑,“好,我会叫她的。”

太上皇多叮嘱了一句,“务必办好这事!”

元卿凌没搭话,总觉得这话题有些尴尬的,抬头瞧了瞧外头,问道:“安丰亲王和王妃呢?

怎没见他们?”

首辅道:“带平南王出去玩了,他们如今可忙碌。”

“那挺好的。”

元卿凌对他们夫妇是由衷的敬佩,也觉得他们可以活得随心所欲一些。

“自然是好的,吃喝玩乐,都是平南王出银子。”

首辅笑着道。

首辅这话一出,明白人都是会心一笑。

蹭!齐王晚上来到楚王府找魏王,进门就嚷嚷,“三哥,这顿酒你怎么也得请弟弟了。”

魏王从回廊里探出脑袋来,眉目一喜,“办妥了?

她怎么说啊?”

“她什么都没说,但是很配合地办理了手续,如今,她是京中小富婆了。”

齐王笑嘻嘻地道。

魏王轻轻地舒了一口气,喃喃地道:“那就好,那就好!”

他有瞬间的泪盈于睫,她愿意收就好,好歹叫他心里好过一点。

“五哥,”齐王回头看到宇文皓进来,高兴地喊了一声,“三哥说请我们吃酒,去哪里吃?”

宇文皓眸色抬了抬,“不去!”

“不去?”

齐王用手肘怼了他一下,“难得三哥请客,你太不赏脸了。”

宇文皓似笑非笑地看着他,“你那天没听他说吗?

他整一副身家就五十两,谁结账还不一定呢。”

魏王恼道:“瞧你小气吝啬的样子,白白赚了几十万两,就舍不得请我们喝顿酒?”

宇文皓充分发挥了小气吝啬的本质,“那是父皇给我办册后大典,办婚礼的,我不能用。”

“你就抠吧,等你真办大事的时候,看谁给你送礼!”

魏王悻悻地道。

齐王很大方,“别吵了,我请,叫上二哥他们,再叫冷大人和老红顾司,咱们许久没一起喝酒了。”

在里头的元卿凌听得这话,愕然,许久没一起喝酒?

那他们之前在一起喝的都是井水吗?

不禁笑了笑,趁着他们男人去喝酒,元卿凌也叫人请了妯娌们过府,自从瑶夫人成亲之后,她们也没有一起聚过,那些银子拿了,总得跟人家说一声谢谢。

于是,府中设宴,请了妯娌们过来相聚。

袁咏意没来,说是皇后又不舒服了,她带着姐儿入宫侍疾去。

皇后的病,这些日子总是反反复复的,但这一次听孙王妃说,有些凶险。

瑶夫人问元卿凌,“没叫你去看看吗?”

元卿凌摇头,“我不知道,没人跟我提过。”

孙王妃压低声音,道:“我那天进宫看母妃,听母妃说她忧心父皇退位之后,老五会废掉她,不封她位分,这才急病了。”

新帝登基,册封皇太后也是要新帝下旨的。

换言之,这门心思,和原先安王的心思是一样的了,昔日有害过老五,如今老五真要当家做主了,一个个都胆颤起来了,之前安王忧思过度,病了一场,如今到皇后也病了。

皇后着实会担心,因为如今首辅也退下来了,褚家在朝中几乎没有什么影响力,自己的儿子一个痴呆一个傻乎乎的,很难指望得上。

元卿凌听罢,笑了笑,“她过虑了!”

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play
next
clos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