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书签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 | 我的书架

金屋小说网 ->都市·青春 ->我真不是荒野吃播简介
听书 - 我真不是荒野吃播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全书进度
(共章)

第132章 先把枕头弄出来

(快捷键:←)上一章      返回最新章节列表      下一章(快捷键:→)

分享到:
关闭

“早就想收拾这底下了。”

“开始是没有时间,后来是想着,等做好了门关上就看不出来了。”

“舒服。”

牧清甩着手上的水,看了看桌子上的陶锅。

“现编两个大竹筐花费了不少时间,这个汤都冷掉了。”

牧清把陶锅重新放回灶台上,升起火让汤再次沸腾起来,架到桌子上。

拿上串好的溪鱼,从庇护所拿来油,小心的往上面倒上一丢丢。

用手把油均匀的涂抹在鱼的两面,放到灶台的火上慢慢烤着。

“这个鱼个头不大,烤起来还是很香的。”

一面烤至微黄,牧清往灶台里加了一些木柴,翻过一面继续烤。

牧清已经很久没用系统给的菜谱了,今天就是莫名的想讲究一下。

另一边也烤好之后,牧清快速的翻动手里的溪鱼。

这一步对火候的掌握非常的考究。

初衷是把鱼烤的更香一些,一个不留神,烤过头就会把鱼烤焦。

牧清没在说话,专注的看着火焰上的鱼串。

“看火看久了,忽然站起来看哪里都好像在看火,又好像周围一片漆黑。”

牧清用手揉了揉睛明穴,闭着眼睛休息了几秒。

睁开眼睛又适应了一会,视野才重新恢复清明。

拿着烤鱼看了看,露出满意的笑容。

“你们看看这个鱼,少一秒不够那个味,多一秒就要焦了。”

“这是最合适的火候,完美。”

咬了顶端一直小的在嘴里,慢慢的嚼着。

“很好吃,表皮有微微的焦香,里面的肉质很嫩。”

“溪鱼的鱼刺也是软软的,吃起来没有什么影响。”

【牧爷又开始做正经吃播了,爷青回。】

【毕竟很久没有弄到新的食物了,旧的反复说怕被揍。】

【你们说,大王是喜欢吃生鱼还是熟鱼。】

【生的吧,野生动物吃熟食违反天性啊。】

【我家的猫,自从吃过一次蒸熟的鱼,连猫粮都不爱吃了。】

【老实说,你们是想骗牧爷手里的鱼喂猫吧?】

牧清看了看弹幕,还真从竹签上拿下一条烤熟的溪鱼,放到大王的餐厅去。

不出意外的,又引来了女粉对大王的一番羡慕。

外带着几个“牧爷好暖”的火箭跑车飞机甩过来。

趁着观众抢宝箱的功夫,牧清把晚餐吃完。

看了一眼天色,今天的月光非常亮,适合夜间出门。

牧清从横梁上解下一撮迷迭香,扔进竹筒里捣鼓着。

“这个迷迭香的汁液洗头还是很不错的,我这头发已经洗了三天了,今天才感觉出油比较严重。”

“最近掉头发的量,也明显的比用草木灰的时候要少得多。”

“只要省着点用,这一大捆用完剩下的一百天不成问题。”

弄完迷迭香洗头水,牧清快速的关闭了直播。

从地上捡起两片干树叶,匆匆往小溪的另一边跑一边想着,可以用什么来替代干树叶。。

比起正经的原木浆纸巾,干树叶擦不干净不说,还经常磨破皮肤,使用感受还极差!

洗漱干净,牧清把洗好湿衣服挂到山坡上,看了一眼还在的一片肉干和溪鱼。

在庇护所边上生起一堆篝火。

野生动物基本都有趋火性,这堆篝火可以在一定的程度上,保证牧清入睡后的安全。

把睡袋拉好,牧清低头闻了闻。

嗯,这睡袋也应该要洗洗了。

设了第二天的闹钟,牧清很快就睡着了。

大王的小脑袋从几片重叠在一起的树叶底下钻出来,它压根就没走远,一直在营地的附近。

好奇的看了看牧清,还有床边一个圆溜溜的,白天还会飞的东西。

确认它们都不会忽然动起来之后,悠闲的到自己的餐厅吃起东西来。

不用自己去觅食的感觉真好。

......

早起。

看了一眼大王的餐厅,还剩下了一片肉片。

牧清笑着,差点拿起直播球来打开。

忽然意识到自己还没有穿衣服,拉开睡袋先到山坡上把衣服穿好。

拿着睡袋往小溪边去。

【大王呢?昨天来吃饭了吗?】

【牧爷怎么没等我们看完大王吃东西,就把直播给关了。】

【就是啊,我们又不跟你抢猫。】

一堆弹幕涌出来。

果然都不关心自己了。

“昨天下午放在那的肉还有一片,生鱼和熟鱼都吃掉了。”

“果然是比较爱吃鱼的,这点随我。”

牧清笑眯眯的说说着,把睡袋的拉链解开。

按进溪水里打湿,在一旁的石头上揉搓着。

牧清经常用这块石头来洗衣服,早已磨的干净又圆润。

睡袋不算很脏,只是有一些掉落的皮屑发酵起来的味道。

用木棍里外敲打一番,用溪水冲洗一下拧干,就算是洗干净了。

洗好的睡袋挂到山坡上。

升起灶台的火,接了半锅水烧着。

“我每天要做的事情很多,但是能做的事情很少。”

“寻找食物和准备食物这两件事,就会耗费非常多的时间。”

“要是有个伴就好了,这样可以分工合作,一个人负责煮吃的,一个负责找吃的,效率成倍增加。”

牧清看了一眼床底下,准备用来制作枕头的材料,和为数不多的存粮,忍不住发出一声哀叹。

太难了呀!

拿了一些野薄荷扔进杯子里。

竹子堆里找出三棵稚嫩的新竹。

“编织枕头套是个磨人的精细活,我先把底下的竹枕头编出来。”

竹子片成两部分。

一部分厚一点,硬度更好一点的,用来制作框架。

另外一部分,牧清花了不少时间,每削一点,都会架在一边的空碗上,用手压一压,感受竹片的柔软度。

这一部分是用来制作枕头表面的。

要非常的薄,躺下去的时候,才会产生枕头微微下塌的感觉。

有两次削的太薄了,牧清的手才刚刚加了点力,竹片就出现了裂痕,这样也是不行的。

削废了一小撮竹片之后,才找到了一些感觉,削出二三十片薄厚还算合适的竹片来。

“我错了,就算是竹枕头,它也是个非常磨人的精细活。”

“我已经很擅长制作竹制品了,如果是个生手,做个竹枕头花费的时间一点都不比用芭蕉纤维少。”

牧清把削坏掉的竹片捡起来,放到庇护所边上,留着晚上生篝火用。

已经烧好的开水倒进竹筒水杯里,重新接了溪水烧着。

拿起厚竹条,比划了比划了一下自己需要的长度。

“正常枕头的尺寸是45*70,昨天卷芭蕉绳的时候预估了一下,想要做这么大的枕头套估计不够一点。”

“做一个小一号的好了,40*65的应该也可以了。”

把大拇指和食指撑开,简单的量出自己需要的长宽。

牧清先用厚的竹条编出两个,细长的椭圆形的圈出来。

“这个就是它的高度了和宽度了,用这两个圈作为支点,就可以把整个竹枕头的框架弄出来。”

拿出之前量好的,大约70厘米长的竹子,把用火烧的软一些,用手指把两端弯。

把弄好的厚竹片,在圆形的竹圈上固定出几个点来。

一个非常初级的枕头雏形就弄好了。

完成框架之后,剩下的工作就比较简单了,削好的薄竹条沿着框架编进去,把空余的位置填满。

“怎么样?是不是很简单。”

牧清手里很快就多出了一个中空的竹制枕头。

【泥奏凯!】

【简单个鬼啊,连牧爷都浪费了这么都竹子,要是我还不得砍一片竹林来练手。】

【手工活这种事有点讲究天赋的,没天分砍一片竹林也没用。】

【我觉得这样可以了呀,睡起来也很舒服了。】

【早上起来一脸的印子,到中午都不见得消。】

【还有可能会卡头发。】

【卡头发好呀,睡一段时间竹枕头就变成了,毛发纤维枕头,柔软的嘞。】

把竹枕头放好,牧清在营地内侧摘了一些香芯菇。

放到水龙头冲洗干净,放进锅里煮着。

拿出昨天剩下的半只烤竹鼠来吃。

“今天要做的事情很多,简单吃点就好了。”

“主要也没有什么,特别值得慢慢弄来吃的食物。”

“感觉很久都没有弄到新的,值得开菜谱的食物了。”

“这是一个,即将失业的吃播。”

牧清摇了摇头,吃完竹鼠之后把锅里的香芯菇倒出来吃掉。

摸了摸充其量只有五分饱的肚子,决定不吃了。

大不了晚上早点吃完饭,吃完就睡省粮食。

“好了,开始制作枕头吧。”

“今天时间还很早,肯定可以完成的。”

四个问号的任务奖励,牧清还是很期待的。

“首先,我需要制作一个支架,等下用来‘织布’”

“不是正经织布,就是把芭蕉纤维弄成一整片的而已,可惜我不会织毛线,有这个技能的话做出来的枕头会好看的多。”

“请给我分配一个女主吧,会给男友织围巾的那种。”

牧清哀嚎了一句,去木柴堆里寻找能用的材料。

【牧爷又在想屁吃。】

【不好说,之前天天嚎着要宠物,大王就出现了。】

【牧爷你去找殊爷吧,我觉得她就在你这片山。】

【不一定,只是有一条很像的河流,植被什么的都不太一样。】

【殊爷可不太像会织围巾的人。】

【为什么一定要女生织围巾,我前男友就给我织了一条围巾。】

【后来就成了前男友。】

牧清从木柴堆里找出几根粗短的树枝。

用早上制作竹纤维的量尺,在地上量出比65略长一些的距离来,用石头把树枝捶进地面。

又选了两根长树枝出来,剥掉外面的树皮,把树枝上凹凸不平的部分用砍刀刮平。

用手轻轻的捏的树枝的一端,把树枝从手掌当中抽出来。

摸了摸有些发红的手掌。

“不行,这样还是太粗糙了一些。”

“这两根木棍是用来作为织布的框架的,如果太粗的话,后面就不能很顺利的把织成整片的芭蕉布弄下来。”

“我石头打磨一下,看看能不能光滑一些。”

烧过陶之后,营地最不缺的就是大小不一的鹅软石。

牧清选了一个比较圆润,大小也适合抓握的石头出来。

拿上一根树枝,蹲在水龙头边上。

把树枝按在地上,用石头沾了水,在上面来回的摩擦。

摩擦了几个来回之后,换个方向继续打磨长棍。

感觉每个方向都打磨过了一边,牧清把长棍上沾到的泥土冲洗干净。

再次用手掌心感受了一下。

“比刚才好润滑一些了,还是有点粗糙。”

“看来还是得跑一趟。”

牧清把东西放下,快步往另一侧的山坡走去。

看起来很有目的性。

往前走了十几分钟,牧清往山坡下走去,在河堤边上割起草来。

“昨天往上游走,也不是完全没有所获的,只是没有找到食物而已。”

“这个叫木贼,它的表皮有这种细细的纹理,质地比较粗糙,可以用来打磨木质的家具。”

“不要看它长得不怎么起眼,打磨家具的效果还是蛮好的。”

用砍刀隔了一小把,牧清拿着回到营地去。

拿起已经用石头打磨过的长棍。

右手捏着一把木贼,左手把长棍塞进木贼的中心。

长棍进进出出,在木贼中来回的摩擦着。

木棍和木贼的摩擦,发出刷刷刷的声响。

牧清把直播球凑近一些,让这些声响变得更加明显。

“听这个声音就能知道,这个摩擦力还是很大的。”

“这个木贼就像是一张大大的砂纸,可以把木棍打磨的非常的细腻。”

牧清抽出木棍,用手指感受了一下。

“我觉得,这个木贼的效果会比砂纸更好,已经接近抛光的程度了。”

“这跟长棍现在已经很光滑了,再打磨一下应该就可以了。”

牧清把棍子插进木贼的中间,右手用力的握紧,以增加两者之间的摩擦。

【我还以为今天的工作会很简单,结果光准备材料就弄了这么久。】

【牧爷一直有一种,把简单的事情复杂化的魔力。】

【那是要做的好,随便搞搞就很简单。】

【多随便?】

【好细心,看起来就是随便逛逛,一路上有什么全都记得。】

【牧爷:在荒野,学会观察是很重要的。】

微信扫一扫,好货要分享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在排行榜中找更多同类型的小说返回首页
章节有误,我要:报错
play
next
close
X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