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书签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 | 我的书架

金屋小说网 ->历史·穿越 ->袁太子简介
听书 - 袁太子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全书进度
(共章)

第二十四章 真香定律

(快捷键:←)上一章      返回最新章节列表      下一章(快捷键:→)

分享到:
关闭

崔州平受封太傅一职,得益于能够正式进出宫廷,往日行事间也方便了许多。

纵然李傕依旧暗中再度加派耳目严密监视布控,但为了不现在就彻底与朝中公卿、天子决裂尚且还是保留了一些底线,天子深宫周遭倒并未渗透眼线进来。

这却是给了崔州平可操作的空间。

经过数余日的观察,他终于将自己所准备好的朝服神不知鬼不觉地放入了天子寝宫。

这日。

侍中马宇照例入寝宫参见天子刘协并于从旁崔州平的协助下,成功讨得勤王诏书并换上藏有暗袖的朝服,将诏书隐藏其间,再三确认看不出任何破绽以后,方才动身启程出宫。

果不其然,刚至宫门外,便瞬息间迎来了大批甲士的全面盘查搜身。

一时,马宇虽然心里有鬼,脖颈隐隐有汗滴流露,但也不愧是心里素质极为过硬之人,表面上依旧是正气凛然之状。

双手张开,主动方便西凉甲士搜寻。

一位甲士摸到下身的隐私处,忽然感觉梆硬,好似藏有何等东西般,不由顿时执戈厉声道:“这里藏有什么东西,还不快速速交出来。”

“……????”

顿时间,侍中马宇瞪大双目,好似被惊到了般,这……这军士的口味如此重?

这玩意都能乱摸的?

随即,马宇恢复了严肃之色,面色一板,怒斥着:“老夫好歹也是朝廷重臣,汝不过小卒尔,竟敢如此羞辱老夫?”

“你摸了什么地方难道心底没数,需要老夫大庭广众之下裸体与你看?”

一番斥责,他浑身威势尽数爆发,倒也是震慑住了周遭诸甲士。

马宇也是久经官场之人,自是知晓面临着如今这等局面要露出强硬态度威慑诸甲士,不然反而会让他人觉得自己软弱可欺。

反而越发有事情败露的风险。

毕竟,汉之文士皆有风骨,受此大辱还能保持平常心,那不是懦夫就是心里有鬼……

被斥声呵斥,此士卒也大感摸到了不该摸的地方,却也不敢在继续逼迫……

马宇安然出宫离去。

回返府邸。

他急匆匆地直奔密室,从下身小心翼翼的取出勤王诏书。

看着这一纸诏书,马宇一时连连苦笑不已,恨不得将头埋入地缝。

古往今来,可有何人将朝服口子开在下身,将衣带诏藏于不雅之地的?

此策自是出自袁耀之手,除了他没人能够会如此了,不是想不到,而是不愿意想。

原本崔州平在为究竟将暗袖的口子开在何处,袁耀得知后便提建议道:“若想神不知鬼不觉的偷得勤王诏书而不被察觉,唯有藏于下阴之处。”

此话袁耀说得比较委婉,按直白话语就是把诏书藏在小gg那里。

当崔州平向马宇商议此策时,起初是坚决反对的。

毕竟似他这等朝廷重臣且还是清流之士,岂能行此龌龊之事?

为了劝说他,崔州平费了不少口舌……

召集跟随多年的心腹前来将诏书放置他手中,郑重的嘱咐着:“此诏书事关朝廷诸卿性命,一旦泄露而出,则整个长安城将会遭受西凉贼子血腥无比的屠杀清洗。”

“还望你务必将此诏书送至凉州劝说韩遂、马腾等人征集西凉众势力共举大军压境。”

“主人放心!”

“您待吾不薄,小人纵然粉身碎骨亦将诏书安然送到,绝不辜负主人期望。”

一时,心腹面露决绝之色,拱手表态道。

闻言,马宇笑了笑,遂道:“你倒也不必背负太大负担,只要你小心一些在长安城内不被发觉,只要出城以后,自然有军士沿途秘密护送。”

“喏。”

说服凉州诸侯起兵乃是袁耀谋划中最为重要的一环,他不可谓不重视,故此相约定之下,只要侍中马宇心腹出城,便由他安排驻扎于灞上的本部士卒暗中护卫其周全,直至出西凉军管辖范围。

次日。

当听闻衣带诏已经安然送出长安城,一切计划都在暗中神不知鬼不觉的进行着,崔州平不由面浮笑意,不经喃喃细语着:“公子还……还当真才思敏捷,思维比之常人果真不同凡响……”

对于诏书藏于下阴处,崔州平刚听闻时都难以理解。

这世上竟还有如此无耻之徒?

不要脸了?

但事实证明,越是无下限的招数,反而管用。

“公子此策初闻之令人难以接受,可效果却真的极佳。”

一时,崔州平亦不由心下暗许着。

真香……

……

衣带诏事件安然送出长安城,并一切顺利的送往凉州诸郡。

而另一面,面对着袁耀整日与士林结识却一点都不着急劝说己方出关东向时,李傕终究是坐不住了。

这日,李傕派遣家仆迎袁耀入府。

瞧着李傕率先沉不住气,袁耀一时内心底气大增,暗自道:“看来李傕果然有图谋关东的心思。”

“恐怕他迟迟与我僵持,便是希望欺我年轻浮躁,会先行忍不下去主动求见劝其出兵,然后他好趁机勒索对己方更为有利的条件吧?”

前往府邸的途间,袁耀心下暗暗分析着李傕的动机。

但不管怎么说,现在他已占据上风。

李傕既然主动召见于他,便说明他对于布局关东的局势已是刻不容缓,不愿在继续如此僵持下去了。

那么如今袁耀便能化被动为主动,掌握主动权。

原本应该是己方需要借助西凉精骑骚扰兖、冀二州影响局势的,袁耀此时便可将情况扭转为西凉军需要布局关东,反而要借助袁氏的实力。

入了府阁。

大堂间,李傕已是备下酒宴,酒香溢散四周。

瞧着袁耀徐徐走近,李傕陡然上前露出一副和蔼可亲的笑容,高声道:“袁公子能驾龄寒舍,当真是令吾府蓬荜生辉呀!”

面对着李傕的刻意吹捧,袁耀保持着沉着的神情,轻声道:“车骑将军过誉了。”

“既是将军相邀,耀又岂能不至?”

说罢,他还微微一笑,说着:“耀时常听闻家父夸赞车骑将军,他言将军乃是西凉少有的骁勇之人,纵然是勇冠三军的吕布亦无法与将军抗衡。”

“这世上岂还会有何等诸侯会是将军敌手?”

“耀与家父都对将军之名敬仰至极啊……”

说罢,袁耀面色多变,此刻还流露出崇敬的神情,向其拱手作揖着。

二人尚且还未入席落座便已经在暗暗角逐。

可想而知,今日这场酒宴势必会针锋相对,火药味十足。

微信扫一扫,好货要分享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在排行榜中找更多同类型的小说返回首页
章节有误,我要:报错
play
next
close
X
Top